东营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送葬当日棺里突然跳出一只黄皮子竟让母亲复活

2019/11/08 来源:东营财经网

导读

旧时,白云镇有个十里庄,庄里有个叫王宽泰的小伙,父亲曾是个秀才,没啥作为,死的也早,给家里留下了几亩薄田和三间破屋,幸亏王宽泰的母亲也是一把

送葬当日棺里突然跳出一只黄皮子竟让母亲复活

旧时,白云镇有个十里庄,庄里有个叫王宽泰的小伙,父亲曾是个秀才,没啥作为,死的也早,给家里留下了几亩薄田和三间破屋,幸亏王宽泰的母亲也是一把好手,含辛茹苦,将一对儿女拉扯成人。

王宽泰非要学人做生意,母亲思索再三,将家里的所有积蓄拿出来,交到他手里,惋惜天意难测,王宽泰学做买卖半年,只赔不赚,又被人拉到宝局耍乐,输个精光,万般无奈,灰溜溜地回到白云镇。

到了镇上,踟躇半晌,没脸回去见家人,就坐在路旁,看着人来人往,很久不语,也是累极无聊,躺在树下呼呼大睡。

迷迷糊糊,只听一个声音说道,“孩子,你我有缘,见你堕入窘境,特来扶你一把。”

王宽泰瞅瞅四周无人,问他在哪里,怎样看不到人影。

这声音又说,“你别找了,我见你不敢回家,知你有难,你可将难处说于我听,若是钱财方面的事,我倒可以帮上一二。”

王宽泰眼睛1亮,诉起苦来。

“原来如此,我赠你一件衣服,你披上它,便可去镇南一处老坟借点银子救急,只是有一点,此举会损你的阳寿。”

王宽泰道:“这倒无妨,只要别让老母和我mm受苦,我折点阳寿倒是无所谓。”

这人叹了口气,道,“你错了,我这衣服乃是一件宝衣,披上后,可以穿透坟墓,借得亡人钱财,同时却又损活人阳寿,重点在于,并不是消耗所借之人的寿限,而是其父母的,每借十两银子,便消耗父母半年阳寿。你父亲已死,就加你母亲身上,耗掉她一年阳寿哩。”

王宽泰失声道,“这怎样行!”

这声音又说:“你全家一年能有多少收获?你母亲昼夜操劳,难道不是为了你们兄妹能好好生活?”

王宽泰沉默不语,他这次折的本钱,一共二十两银子,却是母亲近十年的积蓄,换言之,母亲一年辛苦,也就只能有二两银子的收获。

但折损母亲一年阳寿,让自己于心何忍?

对方见他好久不答话,最后说,“我先将宝衣给你,若是今晚子时还拿不定主意,这衣裳就没有用了。”

说到这里,再不闻消息。

王宽泰睁开眼,似做了个梦,但他看到身旁真的多了件衣服时,心里格登一下,把它塞进包裹,犹豫再三,回了十里庄。

快半年没见,母亲和mm瞧他回来,十分高兴,特地杀鸡好好犒劳他,他不忍心说实话,只是诳她们说眼下有些空闲,过个几日,便要再次出门。

晚饭吃得枯燥无味,母亲只道他是途中劳累,让他早点休息。王宽泰辗转难眠,瞅着家里似是比从前更衰落了,暗暗叹息,最后1咬牙,心想“母亲身体壮健,眼下还不到四十岁,活个七八十问题不大。”想到这里,拿出宝衣,偷偷离家。

甫1出门,那个声音又传来了,“既然你主意拿定,依我所说,往镇南五里那片荒坟去。”

顺着提示,王宽泰借月光,来到1处坟头,披上宝衣,伸手去掏,也怪了,明明是隔着坟土棺椁的,手却恍如浸到水里一般,无甚阻隔,取出3只陪葬的银杯,权衡着约有三十余两。

王宽泰一阵后悔,如此,却要消耗母亲三年阳寿了。

返家以后,装模作样的继续躺下,却是彻夜无眠。

第二天一早,去银号将这三件银器兑成散银,买了些补品和脂胭水粉回去,偷眼瞧瞧母亲并没有大碍,放下心来。

心里想着去贩货,也不知怎的,折道又进了宝局,输输赢赢,一日时间,再次蚀光了本。

王宽泰想了1夜,又身披宝衣,找这荒坟主人借钱。

也是倒霉催的,这次借得五十两银子,两脚不停使唤,三进赌坊,惋惜又是石沉大海,一个铜板都没剩下。

细细算来,却让母亲折了近八年阳寿,王宽泰一跺脚,心道,再借最后一次,这次无论如何要断了赌念,老老实实贩些杂货。

这第三次,又抓了近五十两银子,王宽泰思量着先给家里二十两,就说这几日行市不错,赚了点利,哪知刚一进院,却见屋门大开,母亲躺在堂前床板上,mm跪地哭泣,抬头瞧见王宽泰回来,放声大恸,“兄长,母亲上午突然仆地而亡,我正愁着怎样给你送信呢。”

王宽泰两眼一黑,险些栽倒,没想到此举竟害死了母亲,不由得抚尸大哭,失魂落魄地去镇上买了副上好的棺木,雇了辆马车,刚行几步,被一个衣着邋遢的道人拦住。

王宽泰本就堵心,见此情形,恼怒道,“你这道人,拦我去路做甚,皮痒了不成?”

道人哼了1声,“这丧事,本来可以避免的,可惜,可惜。”

王宽泰听他话里有话,愣了一下,因此拱手抱拳,“道爷请了,母亲新亡,我正急着将棺木拉回去呢。”

道人靠近道,“令堂因你而死,你可有悔过之意?”

王宽泰心头1颤,但见道人目光似剃刀一般刺来,由不得大吃一惊,赶忙跪倒,“求道爷昭示!”

这位道人说道:“我观你脸色有死气淤积,定是被墓灵类的邪物所诱,你将事情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告诉我,能不能忙,全凭缘份。”

王宽泰捶胸顿足,就将如何披宝衣借钱的事说给他听。

道士听罢,点头道,“你在棺材里贴上我给你的符文,回家以后,将那件衣服丢入棺中,马上钉死棺材,等出殡那日,将你压宝的那只手砍下来,真心悔过,你母亲才能死而复生。”说罢,递给他1只匕首,王宽泰接过来,一股透心的寒气,直逼心窝。

守孝期间,母亲并没有异样,榻上摆足三日,到出殡的时辰了,众人催王宽泰将母亲收殓入棺。王宽泰盯着榻上亡母,心里说道,“不知道爷的话是否是可信,只能姑且一试了,”1咬牙,匕首出鞘,把自己的左手全部切了下来。

同时,棺盖一震,碎屑横飞,竟从里面跑出1物,却是一只黄鼠狼,说时迟那时快,一道人影窜到王宽泰跟前,夺了匕首,用力1掷,力道迅猛,正扎在黄鼠狼身上,将它斩为两段。

这人影,正是数日前拦下王宽泰的老道士。

王宽泰断了手段之后,疼得满头大汗,道士捡起断手,重新接回到手段上,涂了不知明的药膏,又包扎严实,正忙碌着,母亲的尸体忽地坐了起来,短短瞬间,先是断腕,又是窜出黄鼠狼,最后死人复活,众人骇得面无血色,拔腿就跑。

王宽泰忍着剧痛,上下打量母亲,潸然泪下,真的活过来了。

道士将王宽泰拉到一旁,说道,“之前蛊惑你的正是那条黄鼠狼,这邪物乃是墓灵,你借那墓穴主人的钱财,压根不会耗费你母亲的阳寿,它就是在耸人听闻。”

王宽泰不解道:“可我母亲为什么会无故身亡?”

道士嗤鼻道:“你母亲3日前暴毙,乃是我偷偷喂她吃了一颗龟息丸。”

原来,这道士姓张,乃是茅山1脉,数日前,来到镇南,看到荒坟布局,吃了一惊,这荒坟旁边有数个伴坟,其中1座处在地气脉眼之上,观其情况,里面有一只守墓之灵,自己并没有掌控能将这墓灵毁掉,只能祷告他人自求多福,别去碰这伴坟。回镇上的时候,巧逢王宽泰,见他额眉间盘着一圈死气,心里骂道,怕甚么来甚么,这小畜生定与这墓灵有关。

那日,正是王宽泰第二次借死人钱。

张真人一路尾随,王宽泰马不停蹄,去了典当行,张真人发现典当之物乃是死人陪葬品,心里顿时明白大概。

这天地之间,存在着一些邪物,不思正道,却喜蛊惑人心,鼓动他人办坏事,损了阴德,心生痛悲忿悔之念,这邪物便可以此为食,增进“修为”,亘古至今,只要人类不灭,这邪物就有用武之地。单说那墓灵乃是一只黄皮子,多年前被人缚在脉眼之上,看护主墓,却因年久岁深,缚束之力减弱,这墓灵可离开伴坟,在方圆之地作怪。

王宽泰时运正差,阳火偏弱,墓灵找上门来,诱骗他借死人钱,化为“宝衣”,吸食他身上的阴暗之气。(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负能量)王宽泰依张真人的吩咐,把宝衣扔到棺材里,钉死棺盖,棺中有缚符,逃不出去,期间,张真人趁机将它的老穴掘除。那缚符只有3日功效,黄皮子破棺而出,没有了老巢,本事大减,被严阵以待的张真人斩杀。

至于让王宽泰断腕,一是张真人故意摸索是否有悔过之意,二来,这满是煞气的匕首沾了血气,更添威力,一箭双雕。

手伤康复以后,留下一圈伤疤,时刻提示王宽泰,莫做阴损事。

(故事完)

哪能买到真伟哥

印度神油产品介绍

壮阳药伟哥_男人吃壮阳药到底有没有效?

0_10_印度神油保质期多长

标签